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« 上一篇 | 下一篇 »
merry | 9th Dec 2008 | 一般 | (140 Reads)
我沒有手機用了,文山沒有這麼智能的手機賣,也沒有人可以修。而我,已經坐過星際快車,自然難以適應牛車緩緩了。
我得通過網絡再買一部相同水平或者更加智能的手機來取代它。
但期間,我將要過一段沒有電話的日子了。
我的電話很多很熱鬧,這一方面證明我人緣好應酬多,另一方面也說明經常有人會把撥錯號碼的後果轉嫁到我的手機上。
沒有電話的日子開始了。很安靜,很輕鬆,似乎很愜意,但心頭總覺得缺少了一點什麼,空落落的感覺。
終於在第三天,感覺渾身不自在,忍無可忍,找個藉口把手機卡轉移到了座機上。幾分鐘後,老林的電話就進來了:“昨天從十點就打你電話,就缺你一個人了,吃得我們也不盡興,總想著你是否出什麼事了。”我解釋了許久,並為錯過的那頓盛宴有幾分懊惱。
我決定堅持把電話轉移到座機上了。首先說明,為保證家庭生活的絕對安寧自由,我的座機是從來不告訴外人的。這的確很好。
我的電話又響了,說是宣傳部要在昆明搞個文化週主題宣傳,讓我去採訪,解釋了半天,終於換了別人去,當今時代,沒有電話如何出門,如何做一名記者?很大的問題哦。
於是我想起那些沒有電話的歲月和人們。
記 憶中,村子裡就有一部電話,那時候我們村的級別很高,稱為鄉,舅舅是鄉長,電話就放在他的衙門裡,上了鎖,專門有人負責,電話進來了要去叫人。有時候是找 村民的,就得上門去叫人來接。誰家有個急事要打,得登記清楚解說明白並付一定費用才可以。不過那些年代,農村似乎無大事,人們也沒有打電話的習慣,紅白喜 事,派專人一處處的親自上門請,實在百里之外的,才會想到電話。
我接到的第一個電話是爸爸打來的,但直到打完電話半年後才知道是他打的,因為 電話裡的聲音有點失真,我很熟悉,又很陌生,加之緊張,不敢問打電話的人是誰。那是1994年,我到了文山師專,軍訓累得我忘記了寫信回家,家里人以為我 失踪了,很急,查詢到學校的號碼,打了過來。門衛阿姨叫我去接,說了幾句話,對方問一句我回答一句,然後就再見了。後來聽說這個簡短的電話足足花了二十塊 錢。
工作後,工資四百多,手機二三千,辦卡還得交費,而且一通電話下來可能就報銷了一頓早點。但我還是買了,很果斷。那部電話的錢夠買一套電台的老房子,但我租住在一間不足二十平米的小房子裡,腰上卻別上了刺眼的手機。
那是傳呼時代,我卻用起了手機,於是成了另類。
朋友一起吃飯,突然誰的傳呼想了,你得趕快掏,省得人家開口,不然顯得小氣。有時未聽到,結果人家氣沖冲起來去電話亭回電話,折返之後臉就拉得老長,像是欠了他天大的債務。
那時候我認為,擁有也是一種錯誤。
後來別人也都有了手機,某些時候我的電池沒有了,想藉用一下,才發現,開口真的好難。
看完《手機》後,知道它還具有手雷功能。
近年春節回家,突然發現冷清了許多,查找原因,罪魁禍首就是電話。
以往年前殺豬,初二接女婿,初三請親戚,都是要親自上門叫的,所以路上很熱鬧。
農村人又特別講求禮儀,去親戚朋友家總得帶點什麼,於是女人拎個提簍,男人挑個擔子,小孩子屁顛顛的前前後後圍著跑,過年的氣氛就這樣濃濃的擺到了路面上。
可如今,號碼一撥,SEO優化|SEO服務|Search Engine Optimization|SEO HONG KONG|家務助理|Search Engine Marketing|SEMseoLexia 3車子發動,那條鄉間的小路被文明冷落在了春節的大門之外。
年關又近,突然強烈懷念那些沒有電話的日子